Aurora par Charles Wong : 水 ‧ 風 ‧ 花

Aurora par Charles Wong : 水 ‧ 風 ‧ 花

好幾年前,當我還是剛起步寫香水的時候,在某個 Parfumerie Tresor 舉辦的香水場合上認識了他。官仔骨骨的外形,打扮一絲不苟。不久以後,我們相約在中環喝咖啡、談香水,猶記得我們談過ELIE SAABresort collection,告別時,他很慷慨地送了我兩個 L’Artsan Parfumeur samples。沒想過會收到他準備的小禮物呢,心裡對他的心思為之驚詫。後來得知他自資印製了一本coffee table book,每幀相片皆盡顯法式優雅,與他本人一樣。

此去經年,我工作上轉了兩次崗位,Parfumerie Tresor 也搬到上環了。收到同樣令人驚詫的消息:他推出了個人香水。

於是,我們再次相約於同一咖啡店。他依舊素淡而高雅。這次我們不談別的香水了,只談他的 Aurora par Charles Wong — 創作靈感、重重難關、心路歷程等等。

不知怎的,看見別人一償心願,好像比自己中了獎還驚喜。

在此容許我()炫耀一下。他送我數量極有限的珍貴傑作,不單是他第一瓶送給別人的 Aurora而且特地親手綴上了一朵獨一無二的小白花。呀,白花,是當初那瓶 ELIE SAAB 的主調,也是我最愛的香調。

 

我回家,灑滿了一身,閉上眼,靜待。

***

我張開眼,陽光從雲縫間投在我臉上。我試著用手輕輕擋開,但我的手是的,我的頭髮在平靜的水裡浸泡,我的身體感到一陣最溫柔、最輕微的盪漾。我肯定那不是海洋,是個湖泊,在山谷之間、百川盡頭的湖泊。這裡,不再因穿梭林間而嘆息,溪澗也不再因淙淙流水而高歌。這裡很平靜

雲飄來,代替我那擋住陽光的手。風更了,在水波的盪漾間,傳來一陣竹香。我想,大概不遠處有個竹林,呀,又甚至是一塊種了蜜瓜青瓜的田。但它們都不比這竹香甘甜。

不知道漂浮了多久,我居然沒有碰上亂石和急流,心裡暗喜。我以為人生一定會有些甚麼糟透的事情發生,原來人生跟夢想一樣,無限得不知道哪裡才是湖泊跟陸地的接壤處。我嘗試慢慢開始撥動雙手。載浮載沉之間,碰到一點東西。拿來看看,是個玻璃瓶。瓶中有朵盛放的紅玫瑰

雲飄走了,陽光又再熱切地吻下來。那玻璃瓶在日光之下如斯澄明,誓要折射出舉世無雙的純白光芒。裡頭那株香氣襲人的紅玫瑰,卻從容地帶著她矜貴的軀體,跟我一起漂浮。

 

這就是他的香水 Aurora par Charles Wong

水漾,透明,滿滿的竹香,淡玫瑰香,從容而高貴,無論在甚麼環境亦綻放出一貫的法式優雅。

 

Available at Parfumerie Tresor, 18 Upper Station Street, Sheung 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