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世奇店的香水伯樂

隱世奇店的香水伯樂

 周末的中、上環不乏遠道而來朝拜美食和時尚服飾的人們。歌賦街車水馬龍,滿佈欲一嚐地道佳餚的食客,除此之外,還有不少藝術型格小店的擁躉來訪。剛落戶這處的香水店 Scented Niche 絕對有地理優勢。但在香水文化不算普及的香港,要經營香水店,尤其是單售非主流的優質香水,說易不易。

嘗試,是源於不滿足。

時下年輕人可能會售賣服飾、電子產品,但很少會立志經營香水。或許是在歐洲留學的關係,創辦人Patrick和拍檔Anson對香味的質素特別執著。「以前用過太多明星香水,後來去歐洲讀書,方發現其實有很多niche perfume houses,售賣的香水極具個性,而且不易在其他地方找到,夠個人化。」Patrick說。

曾在英、法兩地生活的Anson亦和應道:「回流香港後,我發現香港的香水市場十分狹窄,選擇亦非常有限。明星香水或大牌子不一定差,只是我不會認同她們就是優質的象徵。」

記得讀書時買外國雜誌,已經附有塗上香味的廣告頁,讓讀者可以從書本上真正聞到香水廣告所講的香味。然而至今在香港,這種「教育」仍然罕見。很多香港人依然堅持「我又不臭,幹嗎要噴香水」的原則。於我來說,香水是整體造型的最後一環,像煮中菜落個芡汁或像西餅蛋糕上灑點 toppings 一樣,都是很好的 finishing touch。相信讀時裝的Anson最有共鳴:「香水往往能夠為當日的 outfit 做一個畫龍點睛的效果,又能夠曲線表達自己的態度和心情。」

「可能香港人在這方面接收的資訊比較有限,所以傾向相信主流名牌,人云亦云。相對來說,歐美的香水市場成熟,不論是大牌子的香水或是小眾的自家品牌,都會有不同的捧場客。給香港人多一點選擇,就是我們開辦Scented Niche的原因。」

所謂「有得揀先至係老闆」,Patrick 和 Anson 都希望為不同的人找到自己喜愛的味道,因為每個人都應該擁有專屬的signature scent。但他們不只希望當老闆,更希望當伯樂,正如店的中文名一樣:聞‧伯樂。「其實世界上有不少鮮為人知但匠心獨運的香水品牌,就像一隻隻千里馬。它們的香水瓶可能外表平平無奇,但內裡氣味卻非常獨特。我們想當伯樂,為有品味、有要求的香水愛好者尋找有quality的千里馬。」

「相比主流香水,niche perfume 基本上將廣告費和包裝得美美的成本用來聘請有實力的nose(調香師),真真正正將調香師的創意和才華發揮至極致,同時賦予 niche perfume 與眾不同的奇香。」難怪 Patrick 老實不客氣道:「我們carry的香水品牌包裝不一定最漂亮,但氣味一定富有特色。」

現時店內出售的八個香水和香氛蠟燭品牌,都是由 Patrick 精挑細選,比較適合亞洲人口味。「我們貴精不貴多,每個品牌只會入4至8款香味,之後才會一步步增加起來。」

問到二人各自的至愛又是哪款﹖

Patrick 說:「我會挑 The Different Company 的 Osmanthus 桂月飄香。」聽聞也是 Scented Niche 的 best sellers 之一。由大師Jean-Claude Ellena調製的桂花香,不難想像質素之高。前調有桂花、佛手柑,漸進至柑橘和玫瑰中調,最後以柔和的麝香作結。從頭到尾十分討好的花果香。

Anson 則喜歡意大利 Talismans Collezione Preziosa 的 Le Mat。「玫瑰調加上肉豆蔻和丁香等暗黑辛香,使香味變化更大、更濃郁和複雜。」

除了上述 The Different Company 和 Talismans Collezione Preziosa外,現時店裡還 carry 了來自意大利的 Carthusia、Mendittorosa 和 Lorenzo Villoresi 香水,以及法國的 MDCI Parfums 香水和 Cire Trudon、Carrière Frères 香氛蠟燭,可謂粒粒巨星。今趟先為大家介紹在香港暫時只有 Scented Niche 獨家發售的 Carthusia。


意大利卡布里島的 Carthusia i Profumi di Capri

有時候,寫得多香水好像有點詞貧。所以我特別欣賞流行曲填詞人;就是圍繞著同一種思緒,他們都總會有新的詞彙和足夠的功力,在數十年寫作生涯間用數十種不同的語境打動人。

香水也差不多。用的材料或許大致相同,但只需經些許調校,調製出來的味道可以極為不同。加一點,減一點,老牌子也足以跟著潮流蛻變。

意大利老牌子Carthusia很能掌握這妙筆生花的技巧。Scented Niche是香港唯一的銷售點,精心挑選了六款Carthusia香水,我當然不客氣趁機試試。

也順道借一下別人的歌和別人的文字來形容我的感覺。

(1) Carthusia Uomo 起首是一陣佛手柑加 ozone 的感覺,味道不是超特別,卻有種莫名的開闊,彷彿「我立在堤岸上,心裏突然起了一陣奇異的感動,那種感覺,似悲似喜,是一種天地悠悠之感,頃刻間,混沌的心景,竟澄明清澈起來」的意境。聽海風擦身過之際,一陣剛勁的辛香徐徐臨到,沉鬱,男人。不過感覺瞬間,過去了。接著漸漸吐出的是花香和木香,低語,清幽。以上這一切都在短短十多分鐘內發生。我喜歡這味道從剛勁到幽香的發化,更喜歡這兩者一柔一剛、一弱一強的對比。辛香和花香,壓根兒像一對情侶。

你那樣情切,調和著我的強烈
我那樣情切,長途跋涉,墮入這刻的熾熱

開始談情的時候,總是如詩如畫。甚麼缺點也看不到,只看到小酒渦、長睫毛。(2) Mediterraneo 和 (3)Via Camerelle 大概也是這個初邂逅的清純狀態。Mediterraneo 清新而年輕,出色的檸香配合懾人的薄荷,令人垂涎,隨後一路以柑橘香和tea note發展。Via Camerelle 也是同樣的清澈,調子明快,但撇開了高調的薄荷,加一點水的透明感和隱約的花香。這兩瓶香水雖是EDP,但比較像cologne,輕省到尾。

難忘你的笑聲,難忘你的背影
情懷如白雪,比清水更

然而,意大利香水從來不滿足於清香純真。(4) Terra Mia 就是那個純真早已枯萎的傳說。

Terra Mia 是去年才推出的新香味,特別在於她的複雜和典型的意式鮮明個性。聽說這瓶香的主調是咖啡,不過在我稍稍缺乏滋養的皮膚上反而有點呍呢嗱的乾燥,比較earthy,混合了一點蜜糖調和一點燒過的麥味,變成濃郁得帶苦的甜。甜苦相遇,特別哀怨。成了難以理解的謎樣的香。

越思念,越幽怨
人越去過問,真相越難知

甜得多會悶。愛情如是,香水也如是:

甜蜜但甜蜜也可厭倦,想試酸。

但有一種香總是百聞不厭的,無論十年過去,廿年過去,都仍然是個大方向。那就是花香。(5) Fiori di Capri 就是個不折不扣的 flower bomb;白花香、依蘭、玫瑰……好 vintage。聽說這瓶香水早於1948年面世;雖然我深信用料和formula都已經歷過不少轉變,但這種驚人的花香絕對有那個年代的特色。起首的花香漸漸柔順和powdery起來,開始聞到最底層的其他材料,但整體感覺是很 floral 的 aldehyde,絕對有市場。

不知不覺簡介了五款Carthusia香水,現在輪到我心有獨鍾的第六瓶:(6) Corallium。起首淡淡的柑橘調加上月桂葉 bay leaf,完全不是zesty的那種,反而沁涼怡人,非常令人驚喜。由於十分喜歡這個前調的關係,我一整天都在翻噴……中段漸漸滲出木的乾澀,還有一種叫黃金萬年草(goldmoss stonecrop)的材料,比較罕見,小妹孤陋寡聞,也沒親身聞過這株植物呢。總之呢,這瓶香水整體感覺是甜得來挺中性的。

其實除了獨家發售的Carthusia之外,Scented Niche 還有一些偏門的優秀品牌,不妨找天到歌賦街看看。(別忘了說你看過我的review,可能有驚喜呢,哈哈。)

Carthusia i Profumi di Capri – EDP 50ml HKD720 / EDP 100ml HKD920 / Perfume 50ml HKD1,200 ~

PS 如果你找得出這篇文章中所有歌詞,我私人送你一瓶 Carthusia﹗

b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