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隱世香水伯樂:Scented Niche

香港的隱世香水伯樂:Scented Niche

周末的中、上環不乏遠道而來朝拜美食和時尚服飾的人們。歌賦街車水馬龍,滿佈欲一嚐地道佳餚的食客,除此之外,還有不少藝術型格小店的擁躉來訪。剛落戶這處的香水店 Scented Niche 絕對有地理優勢。但在香水文化不算普及的香港,要經營香水店,尤其是單售非主流的優質香水,說易不易。

嘗試,是源於不滿足。

時下年輕人可能會售賣服飾、電子產品,但絕少會立志經營香水店。或許是在歐洲留學的關係,創辦人Patrick和拍檔Anson對香味的質素特別執著。「以前用過太多明星香水,後來去歐洲讀書,方發現其實有很多niche perfume houses,售賣的香水極具個性,而且不易在其他地方找到,夠個人化。」Patrick說。

Anson亦和應道:「回流香港後,我發現香港的香水市場十分狹窄,選擇亦非常有限。明星香水或大牌子不一定差,只是我不會認同它們是優質的象徵。可能香港人在這方面接收的資訊比較有限,所以傾向相信主流名牌,人云亦云。相對來說,歐美的香水市場成熟,不論是大牌子的香水或是小眾的自家品牌,都會有不同的捧場客。給香港人多一點選擇,就是我們開辦 Scented Niche 的原因。」

記得讀書時買外國雜誌,已經附有塗上香味的廣告頁,讓讀者可以從書本上聞到香水廣告所講的香味。然而,香港至今仍鮮有這種「教育」。很多香港人依然堅持「我又不臭,幹嗎要噴香水」的原則。於我來說,香水是整體造型的最後一環,像煮中菜落個芡汁或像西餅蛋糕上灑點 toppings 一樣,都是很好的 finishing touch。相信讀時裝的Anson最有共鳴:「香水往往能夠為當日的 outfit 做一個畫龍點睛的效果,又能夠曲線表達自己的態度和心情。」

所謂「有得揀先至係老闆」,Scented Niche 都希望為不同的人找到自己喜愛的味道,因為每個人都應該擁有專屬的signature scent。但他們不只希望當老闆,更希望當伯樂,正如店的中文名一樣:聞 ‧ 伯樂。「其實世界上有不少鮮為人知但匠心獨運的香水品牌,就像一隻隻千里馬。它們的香水瓶可能外表平平無奇,但內裡氣味卻非常獨特。Scented Niche 想成為伯樂,為有品味、有要求的香水愛好者尋找有quality的千里馬。」

「相比主流香水,niche perfume 基本上將廣告費和包裝得美美的成本用來聘請有實力的 nose (調香師),真真正正將調香師的創意和才華發揮至極致,同時賦予 niche perfume 與眾不同的奇香。」難怪 Patrick 老實不客氣道:「我們 carry 的香水品牌包裝不一定最漂亮,但氣味一定別具特色。」

現時店內出售的八個香水和香氛蠟燭品牌,都是由 Patrick 精挑細選,比較適合亞洲人口味。「我們貴精不貴多,每個品牌只會入4至8款香味,之後才會一步步增加起來。」

問到二人各自的至愛又是哪款﹖

Patrick 說:「我會挑 The Different Company 的 Osmanthus 桂月飄香。」聽聞也是 Scented Niche 的 best sellers 之一。由大師 Jean-Claude Ellena 調製的桂花香,不難想像質素之高。前調有桂花、佛手柑,漸進至柑橘和玫瑰中調,最後以柔和的麝香作結。從頭到尾十分討好的花果香。

Anson 則喜歡意大利 Talismans Collezione Preziosa 的 Le Mat。「玫瑰調加上肉豆蔻和丁香等暗黑辛香,使香味變化更大、更濃郁和複雜。」

除了上述 The Different Company 和 Talismans Collezione Preziosa外,現時店裡還 carry 了來自意大利的 Carthusia、Mendittorosa 和 Lorenzo Villoresi 香水,以及法國的 MDCI Parfums 香水和 Cire Trudon、Carrière Frères 香氛蠟燭,可謂粒粒巨星。下一篇先為大家介紹在香港暫時只有 Scented Niche 獨家發售的 Carthusia。

b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