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字旗下的 Ormonde Jayne

米字旗下的 Ormonde Jayne

Ormonde Jayne — 沒有在倫敦住過的人,也許會對這個名字感到陌生,驟聽還會以為是某位明星。

 

那也不完全是錯,因為她確實是香水界中一粒閃爍的明星,而創辦人Linda Pilkington 也是香水圈子內的一個傳奇。從一個喜愛自己親手製作香味蠟燭、浴油等小手作的女孩,進化成自學成功的女香水師,擁有自家品牌,雖然在世人眼中往往被大牌子的光芒掩蓋,但她的故事絕對是我所嚮往的。成立至今十年,品牌在眾多商業成份濃郁的香水中依然別樹一幟,濯清漣而不妖。

 

對我來說,除了服裝之外,香水就是一個人的signature,反映著用家的性格、喜好和品味。Ormonde Jayne 的特別正正在於主攻「偏門」的香料,重新調配演繹,皆因俯拾皆是的香味絕對不是Linda所追求的目標,更不是香水迷的要求。所謂「偏門」,就像中醫師開一個藥方,不一定要人人讚好的名貴藥材;人蔘、鹿尾巴、冬蟲夏草又怎樣﹖受不了就是受不了。有時,懂得利用為人所忽略的藥材,配合醫師的超卓醫術,也能點石成金,不起死回生也能妙手回春。Linda Pilkington大概就是這類神醫。

 

為求能在最短時間內盡量領略品牌的獨特之處,我特地購買了一個「體香」套裝—「體驗香味」套裝discovery set。金色和黑色的包裝高雅秀氣,內有10小支試用裝,名稱如下:

 

Osmanthus

Frangipani  

Sampaquita

Champaca

Ta’if

Tolu

Orris Noir

Ormonde Woman (signature fragrance)

Ormonde Man (signature fragrance)

Isfarkand

Zizan

Tiare

 

看不明白﹖不緊要。人的正常反應,愈看不透就愈吸引;就當是Linda Pilkington的策略之一吧。以上似曾相識的Osmanthus、Frangipani、Sampaquita 和Champaca都是花朵名稱,它們來自世界不同角落,在不同氣候的土地種植出來;大部分人摸不著頭腦的Ta’if ,是一個高踞於紅海旁邊的山城,種有芳香迷人的玫瑰;Tolu 是秘魯的一種樹脂……總而言之,品牌將異國的珍品全帶進倫敦的研製室,創製出一瓶又一瓶令人靈魂馳遊異地的迷人香水。

 

我急不及待試了其中幾支。Ta’if 雖然以玫瑰為主調,但出眾的琥珀味令她質感異常豐富,一點都不平凡,充滿阿拉伯情調,給我不少驚喜;Sampaquita據稱是菲律賓的國花,前調有爽滑的荔枝和佛手柑,隨著揮發,香味變得更為濕潤,有點像站坐一幢亞熱帶地區的木建築內的感覺;Osmanthus 花調較為單一,東方人可能覺得味道較為平凡,但亦以清幽取勝;Champaca也屬輕而薄的花香,但前調更有character,整體來說也挺適合男用,是最吸引我的其中一支。而招牌香水Ormonde Woman 的black hemlock、cedar wood 和sandalwood取得極好的平衡,形成一個沉鬱的調子,令人聯想起輕煙繚繞的畫面,如果是一個女人,她應該總是坐在木椅上背著人們抽水煙,永遠都看不見樣貌那一類,很有風韻,也可以很世故。當然,這種女子可能要較老練的男人才能征服,這瓶香水同樣不易駕馭呢。

 由於Ormonde Man、Isfarkand 和 Zizan 標明是男裝香水,在我作主觀評論前,我也主觀地希望先找個男生試試,好讓我從他身上「體香」。我的要求不高:身高至少186cm,體態健碩,輪廓明分,有藝術才華能歌善舞動靜皆宜而又有八成似金城武的,不妨應徵。

 

-          b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