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t & Manle (集體) 試香記

Fort & Manle (集體) 試香記

Fort & Manle 這個名字不算陌生,5年前由獨立調香師 Rasei Fort 創立。香港一直沒有店舖出售,因此我也就沒有要寫的念頭。前陣子終於有機會一口氣試試 5 瓶由澳洲空運抵港的 Fort & Manle 香水,更興奮的是能同時在廿多位朋友身上聞到香水的不同變化,更立體地呈現出香水用料的特別和細緻,迥異之處,教我讚嘆和驚訝。

讓我就在這裡直截了當講講這5款香水的味道:

MrBojnokopff’s Purple Hat

品牌形容:

Top note: Lavender

Middle note: Dark Chocolate and Vanilla

Base note: Agarwood, Vetiver, Cedar, Guaiac Wood

一開始,遠距離已聞到很「架勢」的沉香味。那味道很直率,是襲人的衝擊,有人形容帶點膠布味,反正剛勁得來亦不是很 dirty 或洪水猛獸那種。前調薰衣草在幾位朋友身上都不算明顯。過一會兒,漸漸透出黑巧克力調,你可以想像那是極深色的帶苦味的巧克力;深沉到有點冧酒的感覺,而不是很可口美味、適合小朋友的那種可可。酒香散去,沉香味也漸退,半個小時後左右,香水在友人身上居然從暗黑系變成芳香和諧的木調,還出奇地帶點果香,吸引力突然爆發。回想第一次試上紙的時候,我還皺起了眉頭,討厭那沉香調的失衡。想不到在某些皮膚上的變化這樣神奇。

Fatih Sultan Mehmed

品牌形容:

Top note: Apple, Petitgrain, Bergamot

Middle note: Ambergris, Damask Rose, Tulip, Iris, Vanilla

Base note: Benzoin, Amber, Musk, Agarwood (Oud), Patchouli, Virginia Cedar

這是向鄂圖曼帝國穆罕默德二世(Mehmed the Conqueror)和富麗堂皇的托普卡匹皇宮( Topkapi Saray) 致敬的一瓶香水。開首有明顯帶苦橙葉味的柑橘果香,很快便長驅直入龍涎香加鳶尾花的骨幹,平和,柔順,沉靜而透明,溫婉而不矯揉造作。沒有懾人於幾公里外的霸氣,卻不失內涵。在某些朋友身上,是分明的木香調,在另一些朋友身上卻隱約透露玫瑰等花香。基調的琥珀、安息香配搭平易近人的木香,各有千秋,承托著前、中調的秀麗。這瓶香水沒有任何難以接受的棱角,每種材料、每個香調都十分鮮明,在皮膚上會比紙上發揮得更好。散發力不算強,但藝術感挺豐富。

Amber Absolutely

品牌形容:

Top notes: Plum, Black Currant

Middle note: Rose

Base note: Amber, Benzoin, Labdanum, Vetiver, Musk and Cedar

信不信由你:Amber Absolutely 是另一瓶在第一回試香時令我不禁搖頭的香水;現在請大家聽聽我的告白。第一感覺:徹頭徹尾的勞丹脂、安息香、麝香……安全又討好的組合,但不到一個小時,紙上滲出一陣膻味,有點動物感,也有點像開到荼蘼的花香。反正就是一向令我有點抗拒的天然味道。然後,居然,噴在皮膚上之後,整個故事都變了﹗除了主角琥珀和勞丹脂外,還冒出一陣柔滑滋潤的蜜糖香,讓味道暖烘烘的,有種中東氛圍。有了體溫的加持,一個小時後,並沒有出現之前所謂的膻味,而是很濃郁、很厚重的花香琥珀調﹗更神奇的是,這個接近80年代的調子,居然透過朋友的衣袖滲透出來,數小時後仍久久不散。喜歡熱烈、複雜、帶粉香琥珀調的香水迷,不能錯過。

Harem Rose

品牌形容:

Top notes: Rose

Middle note: Damascan Rose, Benzion, Amber

Base note: White Musk, Vetiver, Vanilla and Cedar

相對 Fort & Manle 其他作品,我會說,Harem Rose 是一瓶較循規蹈矩的香水。提綱挈領的玫瑰香,有丁點青綠而不翠綠,甜美而不甜膩,感覺舒服文靜,像與閨中密友喁喁細語的美好。有香水朋友形容是帶「蜜甜燻香」的「低音」玫瑰味。後段漸趨粉嫩和深沉,花香退減,乾燥木香漸滲,樹脂味也更為明顯,較偏向典型的中東玫瑰香。

Maduro

品牌形容:

Top note: Pineapple, Red Apple, Basil and Cinnamon

Middle note: Honey, Beeswax, Damask Rose and Bourbon Vanilla

Base note: Tobacco, Vetiver, Benzoin, Atlas Cedar, Patchouli and Amber

最後一瓶叫Maduro,氣味的創作靈感來自古巴貨船 Reina del Mar 上運載出國的熱帶水果和珍稀的 Cohiba Maduro 雪茄。一噴,全場都被一陣刺激神經的菠蘿味震懾。那不是普通的夏日特飲的菠蘿味,而是整個燒烤場60個爐一起烤菠蘿的那個場面,何其壯觀。菠蘿香在火的助攻下散發掉水份,剩下焦糖般的激甜菠蘿香。同一時間,YES,正是平行的時空裡,一陣如穢物般的原始氣味在咆哮,我還以為有恐龍路過。但這兩條故事線並行的場面很短暫。菠蘿味開始消散,然後就要看你皮膚的造化了:有些朋友換上了美麗的煙草味,底下的「污穢」為煙草、廣藿香、雪松等加添瀟灑;有些朋友卻一直帶著強勁的類似castoreum一樣的原始氣息,但同時又有少少花的秀麗感覺;而我,沒有煙,沒有薰,只是一直「骯髒」到尾 (嗚~)。或許 Maduro 的好玩之處正正在此﹗

Fort & Manle 能在成立後短短四年間攻入15個國家,特別之處可想而知。期待再試試品牌的其他香味~﹗

-b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