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場小記:Let’s Party @ Penhaligon’s!!

踩場小記:Let’s Party @ Penhaligon’s!!

一個星期三的晚上,跟幾位的香水友達到 IFC Penhaligon’s 旗艦店歡聚。數一下手指,上次寫Penhaligon’s 專輯已經是2014年的事了。這幾年間不單本小姐的追求者眾 (*講笑*),就連 Penhaligon’s Puig 收購後所推出香水的數量亦不少,新品上市速度突飛猛進。新香味毀譽參半,令我更有感召要再徹底試一轉。

用「歡聚」這個詞絕對正確。感激 Penhaligon’s 在別的店舖紛紛打烊的時間,仍為我們這些滋事份子大開中門,讓我們像「包場」一樣肆無忌憚地大試特試。要知道,如果平日下午到訪,總會有其他文質彬彬的貴客在旁。我這些土氣勃勃的凡夫俗子唯有保持溫文爾雅,說句「不好意思呀,可否試試這瓶呢﹖」隨即用看似柔弱得快要折斷的食指無力地指指想試的那瓶,「呀,謝謝」,然後慢動作將沾了香水的那端試紙摺得翹起,再慢條斯理放到鼻子前…… 我可是很斯文的呢。不過,今晚不同了。

今晚終於可以做自己,幾乎等不到店員就拿起香水來噴。

預約試香的另一個好處,就是一大夥人有許多的皮膚 (這句有點嚇人﹗)。由於每個人的皮膚與香水產生的化學作用都有不同,尤其是較多天然香材的香水變化更甚,故此一定要試上皮膚,才能體現不同體溫和酸鹼度所衍生的變化。愈多人試,就愈能體會到不同的演繹,效果往往出人意表。

OKAY,入正題。以往 Penhaligon’s 香水予人的感覺,都是一瓶瓶獨立的個體,每款都有不同的風格和故事,也因此鮮有推出系列。但這幾年 Penhaligon’s 先後推出 Trade Routes Collection 和現在宣傳得火紅的Portraits Collection  兩個感覺截然不同的系列,各有千秋。Trade Routes Collection 已經定形,但Portraits Collection 離奇的故事依然未有句號,一個個新角色逐步登場。今次「歡聚」的其中一個任務就是要追劇,試試之前未聞過的味道。

首先重溫一下,Portraits Collection 的主角至今大概分了 3 批亮相:

1 批:The Tragedy of Lord George, Much Ado about the Duke, The Revenge of Lady Blanche, 以及The Coveted Duchess Rose

2 批:Clandestine Clara, Roaring Radcliff

3 批:The Bewitching Yasmine, The Uncompromising Sohan, The Ruthless Countess Dorothea,以及Monsieur Beauregard

** 去年剛推出第 1 批的四款香水時,已經做了小評 (http://bellelam.com/?p=1862),所以現在只談談還沒有試過的另外六款 ~~~~~

***

Clandestine Clara - (on the right)  甜度十足的開首,然後一直持續低沉的醉人酒味、琥珀味和香草味,還有一點 aldehyde 襯托。這是一款自姑至終沒掩飾、沒矯情、沒任何華麗轉身的香味;你可以說她結構簡單,也可以欣賞她的直率。

Roaring Radcliff  - (on the left) 這瓶開首甜中帶苦,輕輕浮出草藥調子,令人難忘。味道隨時間變淡,化作東加的杏香,少少香草,與開首相反,苦中帶甜。

The Bewitching Yasmine – 瓶蓋是我最喜愛的動物 — 貓。非常medicinal的前調,但底子裡不失煙味的剛勁。這瓶味道令我想起某意大利品牌:濃烈的香草,時而凝聚,時而飛散,好人性化。輕量的豆蔻,香味暖和中帶點微辛,咖啡調讓香草呈現出奇怪的乾澀味。花香不是主角。這是瓶裹著糖衣、表裡不一的複雜味道,很有性格。

 

The Uncompromising Sohan – Penhaligon’s 近年偏好的香材 — oud —為主調。一起首很容易被那沉香炸掉了鼻子,而欣賞不到它其餘部份的幼滑細膩。雖然沉香很搶,但一點也不animalic,時間久了,反而有一股充滿活力的花果香和saffron,幼滑非常。

 

The Ruthless Countess Dorothea – 以柑橘調提綱挈領。不是清新、明亮、zesty 那種,反而有點苦。聞一下在友達手腕上的味道,像沉澱下來又不知該往哪裡去的謎樣果調。友達說有點像 yuzu,也像。在我乾燥的皮膚上,易散出果皮的香和薑的辛,十分diffusing。嗯,小心這個女人,搭上了便不易脫身。

 

Monsieur Beauregard – 一觸即發的安息香和檀香,沉鬱而美麗,承接下去是堅定的樹脂調加上若隱若現的iris root,幼細得不覺當中已產生微妙的變化。

今 ‧ 夜 ‧ 大 ‧ 滿 ‧ 足﹗— 終於購買了我最愛的一瓶 portraits ! (猜猜是哪款﹖);補試先前還沒有試過的 SAVOY STEAM ;跟好幾年沒見面但仍舊官仔骨骨的 Andrius 重聚;而且把全間 Penhaligon’s 的新香舊味都幾乎重溫一遍  (而沒有遭受店員白眼)…… 一次過滿足哂幾個願望。本來心情有點煩躁的我,只要有香水,兩個小時內又重新得力了。或許我就是這麼粗生,連抑鬱也不屑選上我。

超感謝 Penhaligon’s ……只能說句「開心的晚上…… 打搞哂」﹗

b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