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紫色的蝴蝶夫人

深紫色的蝴蝶夫人

- written by Jo Ma.  Image from online source.

 

“最初學習寫詩的時候,記得有人說過可以從感官形象化開始,於是我的第一首詩充滿顏色的描寫。此後,我的聯想似乎總會帶著一抹主調色彩。不知道是因為那天在Parfumerie Trésor看過瓶身設計之後隱約留下殘餘影像,還是對Madame Butterfly這華麗名字浮想聯翩,對我來說,Histoires de Parfums Madame Butterfly 1904她是深紫色的。”

Madame Butterfly《蝴蝶夫人》是意大利作曲家Giacomo Puccini創作的歌劇,於1904年首次登上舞台。故事說的是駐日美軍Pinkerton愛上日本藝伎蝴蝶,兩人結婚後男方卻要歸國離去,蝴蝶帶著兒子默默等候,然而等到的是另結新歡回來的Pinkerton。最後蝴蝶在蒙上雙眼的稚子面前自盡,淒楚而哀怨。大概是以這個愛情悲劇為創作靈感,Madame Butterfly 1904好像總是帶點鬰鬱寡歡的感覺。

或者,她可能就是西方人眼中的東方女性化身,嫵媚,溫婉,神秘。一開始的橙花香甜只是前奏,輕輕刺激嗅覺,可能是為了預示濃烈的主角登場。

中調鳶尾草根部的香氣就如花瓣的深紫色一般優雅恬靜,不吵不鬧卻又無處不在。一呼一吸之間,鼻尖上的香氣忽然變成一段深紫色天鵝絨,滑過肌膚,這意象竟讓我想起多年前的一段歌詞:

 

「而夜已深怕孤枕我將深紫色的手帕蓋過暗燈
瀰漫了憂鬱添上是這份頗憂傷的怨調襯著了舊情人」

 出奇地配合蝴蝶夫人的故事。

沉澱(還是沉溺?)過後,褪下輕紗。深沉的檀木慢慢透出,彷如鬱悶過後吁一口氣,一切復歸平靜。檀香氤氳裊裊,撫平心上波紋。心思隨氣味承載,千迴百轉,最後還是了無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