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llerina by Rosine : 生於亂世的快樂王子

Ballerina by Rosine : 生於亂世的快樂王子

幾個月前,偶然經過一個圖書義賣攤檔。好奇湊前看,一本本厚厚的史書、經卷和探討各種知識的書籍陳列在眼前。但最後我放下了五元,只拿走了一本不夠廿頁的插圖本兒童故事:Oscar Wilde The Happy Prince《快樂王子》。這五元很划算。因為足夠我讀了兩遍,還嘩啦大哭了兩場。

《快樂王子》的故事讓我腦海裡浮現兩件性質迥異的事:一、近年常被引用的一句歌詞:生於亂世,有種責任;二、Les Parfums de Rosine 香水 Ballerina No. 1, 2, 3 的味道。很奇怪的組合吧。一直以來 Ballerina No. 1, 2, 3 給香水迷的意象都離不開小女孩、芭蕾舞、玫瑰;沒想過在我的瘋狂聯想中,原來這幾瓶香水也可以放進一個沒有女孩、沒有芭蕾舞也沒有玫瑰的故事裡,同樣淒美得教人淚凝於睫。

對,這個故事叫《快樂王子》。

所謂的快樂王子,其實是一個高高樹立於城中的王子雕像。他全身披滿金箔,雙眼是兩顆稀世藍寶石,佩劍還鑲了顆價值連城的紅寶石。這位快樂王子屹立在市中心,崇高而孤單地俯瞰著整個被貧困、飢餓、病患和荒謬絕倫的現象充斥的城市,因此,他其實並不是真正的快樂。

說他沒快樂過,那又不對。以前,當他還是一個活生生的王子的時候,過的生活基本上沒有絲毫會讓他覺得委屈之處。他一無所缺,成長在象牙塔內,從來不知道皇宮外的種種悲劇。這種天真和單純,正像Ballerina no.1純潔的香桃味和水果香,混合玫瑰味輕輕拂過,彷彿與世隔絕的嬰孩,可以是無邪,也可以是無知 

可是,現實終究是現實,無知或無邪的快樂王子死了。紀念他的人把他的外貌化成一尊讓人路過時候能帶著笑容景仰的金像。自從站到了廣場中央,他才看見時代的真相,才不再純真無瑕,才曉得快樂只屬於過去的他。這種扎心的感覺,令原本已啞掉的他變得更沉默。大概在這段無聲歲月,他心裡慢慢醞釀了一種反抗、悲慟的情緒,暗地裡萌生了「生於亂世‧有種責任」的想法。

And now that I am dead they have set me up here so high that I can see all the ugliness and all the misery of my city, and though my heart is made of lead yet I cannot choose but weep.”

Ballerina no.2 正是一個關於「醞釀」的故事。用女人的詞彙來說,就是「珠胎暗結」。表面柔順的芳香因著 irismagnolia 的影子而有了棱角;呍呢嗱、廣藿香讓她更成熟、倔強,漸漸距離樂天遠一點;ambrette 的柔軟和穩定,把這一切暫時覆蓋;外面看到的是快樂童稚,內裡卻暗暗對大人世界的荒誕作出淚的控訴

春去秋來,時候到了。一隻燕子的出現,將快樂王子的自編、自導、自演的自我毀滅計劃徹底執行了。

There is no Mystery so great as Misery.

快樂王子命令燕子摘掉他劍上的紅寶石,帶給為生活苦不堪言的女裁縫;再摘去他閃爍的藍寶石雙眼,帶給躲在某處閣樓三餐不繼的作家,還有街上賣火柴的女孩。這還不夠,王子叫燕子把他身上的金箔逐片逐片啄下來,分給城裡千千萬萬個穿不暖、吃不飽的窮苦人家。起初燕子還是戰戰兢兢的服從王子的命令,後來,他索性將要趕的路程都拋諸腦後,將要飛往溫暖的埃及過冬的夢想放棄了,心甘情願去替王子擔任愛的使者。

…the Swallow flew over the great city, and saw the rich making merry in their beautiful houses, while the beggars were sitting at the gates. He flew into dark lanes, and saw the white faces of starving children looking out listlessly at the black streets. Under the archway of a bridge two little boys were lying in one another’s arms to try and keep themselves warm.

好人一定有好報。結果,快樂王子面目全非,變成一尊盲眼、醜陋怪異的雕塑;燕子的犧牲也不少,他來不及在寒冬來臨之前飛走,最後給活活凍死,頃刻墜落在快樂王子跟前。那一剎,快樂王子的心也因傷心和嚴寒而裂成兩半。這一對美麗的伙伴靜悄悄地犧牲了,卻真正得到想要的快樂,得到上天的讚許。

 

許多時候,快樂都是緊緊跟在悲傷後頭。沒有辛苦過,哪會知道成功的甘甜﹖沒有缺乏過,哪會知飽足的幸福﹖沒荒謬混濁的政治,哪顯得出說真話的人心境如水澄明﹖Ballerina no.3 展示的,大概就是這種苦盡甘來的蛻變據說 Les Parfums de Rosine 在這 Ballerina no.3 內破格地加進了丁點兒沉香,於是聞起來玫瑰調子變得更加立體,立時整個氣味光譜都給擴闊了。正正因為有這一點苦澀,才讓表面的莓香和花香的輕柔顯得更有智慧,更恬淡,終於脫離了Ballerina no.1 的無邪小女孩狀態,達到了一個明知有惡,仍然擇善固執的層次

我想,Ballerina no. 3 也許是品牌真正脫胎換骨之作。沒有苦過就不覺甜;沒有沉重基礎的襯托就顯不出花果主調的優美。感謝亂世的洗禮,喚回大家的理智,同時試圖不理智地像快樂王子和他的燕子一樣犧牲自己,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


belle

Les Parfums de Rosine can be found at

Parfumerie Tresor, 28 Lyndhurst Terrace, Central, 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