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的暖男:Halfeti

我要的暖男:Halfeti

幾個月前,Penhaligon’s 的一位美女店員從抽屜裡拿出兩小瓶透明的液體,在兩張試紙上噴了噴,然後遞給我。她稍稍瞇著眼,笑笑說:「這兩款是剛研製完成,今個夏天即將要出街的味道﹗」我當然二話不說就往鼻子送。其中一款,「嗯 ~ 很大嚿木!」—我記得這是我第一句評語—看看小瓶的標籤:Halfeti

幾個月後的今天,Halfeti正式推出市面了,加入成為 Trade Routes collection 的最後一員。無知的我現在方才從店員口中得知 Halfeti 是土耳其東南面幼發拉底河畔的一個小村莊。那裡最著名的是全世界碩果僅存、深紅得看似黑色的「黑玫瑰」。如果你像我一樣膚淺和懷舊,以為黑玫瑰只出現在梁家輝、馮寶寶、黃韻詩甚至更古舊的電影裡頭的話,就大錯特錯了。所以幾時都話,香水中自有黃金屋。

Penhaligon’sTrade Routes 系列象徵英國海上貿易的黃金時代  (請參考小妹早前的作品《黃金‧歲月‧光輝‧時代) ,之前推出的 EmpressaLothair Levantium 幾款味道分別勾勒出海上船隻熙來攘往地從東方搜來一箱箱珍品的場面。今趟的土耳其同樣是大英帝國商船的必經之地,Halfeti小村的稀世奇珍黑玫瑰,當然也備受精明的英國商人賞識。近年有報章提到,這種黑玫瑰可能在不久的將來就會絕跡於地球。在這個不斷有新事物出現但新事物又未能彌補所失舊情的年代,感激Penhaligon’s 像小王子一樣及時用玻璃罩保護著這彌足珍貴的黑玫瑰,甚至以她為靈感,為Trade Routes 加添最神秘的尾站Halfeti

剛才說道,幾個月前當我率先嘗試 Halfeti 時,第一印象是很強烈的木香,而第二個念頭就是:「又來一瓶重口味﹖」放心,這句說話絕無貶義成份。事實上,由於Trade Routes中的Lothair Levantium 已經有頗沉重的東方調子,其後面世的限量版As Sawira 也是充滿阿拉伯情調,所以是次再添新香,我倒期望是一件很不同的創作;但想深一層,整個Trade Routes 系列的連貫性正正在此:木船、香料、異國、古雅、東西方光芒融為一體

與其用一大段文字來表達我對 Halfeti 的感覺,可能大家都會消化不良。不如容許我參考《92黑玫瑰對黑玫瑰》電影裡飄紅的經典presentation 形式吧:

 

可能我的鼻子不太靈,沒有怎樣pick upHalfeti中的floral notes,反而輕巧的果香在其中蠢蠢欲動,配合輕微而溫馴的spicy感覺,讓整瓶香水生動、年輕、跳脫起來,整體來說是既溫暖又甜美的木香。

至於同樣帶點 exotic 的 Levantium 和限量版 As Sawira 兩者似乎有點姊妹作的感覺,再併合Halfeti作比較,我自己的形容是這樣 (字體可能較小,請放大照片哦):

對我而言,Halfeti是三者中氣味輪廓最鮮明的。但仔細分辨下去,你會發現三款香水其實各有千秋。如果Levantium是位謙謙紳士,As Sawira就是有鬚根的那種 (當然是有點豪邁又帥氣的那種),而Halfeti呢,用時下的語言來說,就是會穿著黑色禮服跟妳吃柚子軟雪糕的那種神秘幪面暖男吧。

話說回來,幾個月前試的另一瓶即將面世新品,好期待吧﹖密切注意…… No. 33

belle   

PS. featured photo Gardenpath with Chickens 1916 by Klim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