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記得寄明信片給你:MEMO

我會記得寄明信片給你:MEMO

大概每個人心裡都有一隻不安於室的小妖精。牠久不久就會教唆我們逃離身處之地,遠走高飛;即或肉身未能浪跡天涯,我們的心靈也始終受盡這隻小妖精的引誘或啟蒙,整天渴想自己是天生嚮往自由的生物。

中國文學有一種叫「遊記」的體裁,可是,離開家園、浪蕩天涯,顯然不是中國人血液裡流著的特質。或者是Johnny (名丘,字仲尼) 所云「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的理性概念在我們裡面太根深柢固。不論如何,在西方文化下長大的人往往能把異地流浪的風情演繹得比較迴腸盪氣;不單是他們的記載特別洋洋灑灑,而是他們將「人生猶如一趟旅程」的無定感覺放得很大。因為,只要設定「人生猶如一趟旅程」,那麼當中的每個場景、每格定鏡就會隨之而變得矜貴。

用香味來演繹旅程,在西方香水界不算新鮮,我心目中的高手確實也有好幾位,他們善於用個別的香味元素拼合,讓人聯想到一個地方。但對我來說,MEMO 是循相反方向運作的,先聞到的是一個整體的大畫面。比方說,朋友寄給我一張明信片,一看我就脫口而出「噢她到了沖繩」……然後我才會慢慢細看,哦,這個是萬座毛、美國村的摩天輪、守護獅子、陽光海灘……啊﹗好美呀。

能夠造出明信片一樣的香水,不單是MEMO 創辦人 Clara and John Molloy 的功勞,也是他們與香水師 Aliénor Massenet 合作的心血結晶。三人的相識要追溯至 2007年。那一年,Clara Molloy 撰寫了一本叫 22 Perfumers: a creative process 的書,其中訪問了22位香水師的創作歷程—包括Aliénor Massenet ( 屬於她的作品而在香港較易找到的有 John Galliano Parlez-Moi d’Amour,是曾經令我有衝動買的味道)。電光火石間,Clara Aliénor 一拍即合,攜手構思新品牌 MEMO,並由Aliénor 擔任 MEMO 香水創作的靈魂人物。Aliénor的技巧、Clara 的靈感、John 的市場推廣經驗三位一體,塑造出這個絕不簡單的法國香水品牌。

幾個月前,我第一次到Parfumerie Trésor MEMO,瞥見Lalibela 的主調是 rose absolutevanilla frankincense,都是我喜歡的材料,也正因為我比較熟悉這幾種raw materials,較容易做benchmark來分辦出香水的品質。他們將 Lalibela 噴在白色宮廷扇子上,送給我拿回家,我放了在飾物盒上三天,餘剩的沒藥調愈聞愈愛,愈聞愈傾心。我心想:不得了不得了,MEMO一定爆紅 (「爆紅」意指「風靡、流行」。抱歉我的思考過程通常涉及大量潮語)

MEMO 的香水,你可以聞得出 Clara 對遠遊的熱愛。十多款香水,大部分都是以她闖蕩過地方命名,特別是她最愛的埃及和附近的非洲地區: Luxor Oud是她對樂蜀的記憶,以及對法老蘭塞二世的追思;Manoa 是印加的「黃金之城」,充滿傳奇色彩,聞起來resin 味像黃金一樣沉重、炫目又神秘;Lalibela 是埃塞俄比亞北面的一個市鎮,以11個岩石開鑿的教堂聞名,數百年來被視為神聖之地,MEMOLalibela 裡頭就算有點 patchouli的影子,也都特別純潔無玷,是瓶不平凡的chypre。想到這裡,不禁慨嘆當年自己遊埃及的時候政局已經不太穩定,沒有膽量闖這麼遠。

只要設定「人生猶如一趟旅程」,

那麼當中的每個場景、每格定鏡就會隨之而變得矜貴。

 

幾個月後的今天,我又再試MEMO。時間和鼻子不容許我每一款都試,所以Linus就為我挑了幾款:

Cuirs Nomades 系列:Irish Leather, Italian Leather, French Leather

Graines Vagabondes 系列:Kedu

Les Echappees 系列:Siwa, Jannat, Moon Fever, Lalibela, Manoa, Inlé

皮革味是我喜愛的,Irish Leather, Italian Leather French Leather三款中,Irish LeatherClara John 為靈感男神 ( 因為他是愛爾蘭人 ) 而創製的,味道較沉鬱和冷靜。Italian Leather 輕一點,也靠向青澀一點,開首充滿葉子的味,相信是 galbanum 的氣息,丁點peppery的調子透出,感覺帶點不羈,綠意一直延續到尾。French Leather呢,是最輕身的一瓶,在香水紙上變化也最豐富。可能因為用紙試的關係,它的開首也是綠調漸轉spicy,花香不太突出,而隨後的整體感覺是順滑而流動的皮革調,絕不呆板。

Les Echappees 系列令我一試鍾情的是Siwa InléSiwa 的感覺乾爽,中調有點 Lalibela 的影子,但sillage更精彩,是一篇近乎沒有缺陷的樂章。Inlé呢,則讓我聯想到兩個字:空靈。據說主調是桂花和茉莉,在我的嗅覺世界裡,那花味更像是水生的白花,清香而濕潤,茉莉接近橙花和茶味的花果調,桂花也帶 cassis 的幽幽蹤影。

有時候讀者會問我何來那麼多聯想。我會說,聯想是牢記香味的方法之一,但不等於胡扯,你要親自去細細的聞,一次、兩次、十次,你會比誰都聞得出更多畫面。不妨以MEMO 作你的第一個練習。

而我,試過了MEMO 以後,發覺自己除了心內的那隻小妖精又蠢蠢欲動想環遊世界之外,還多了一個願望:將Clara Molloy 22 Perfumers: a creative process 翻譯成中文。真是職業病。

 

belle

謝謝Parfumerie Trésor  ‧  地址:香港中環擺花街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