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ptyque “scents of belonging”:寄情越南

Diptyque “scents of belonging”:寄情越南

收到 Maëlle 寄來的一大個包裹。

我想起那天偷偷把檀香木盒放進妳衣櫃;現在妳想回贈我一個驚喜麼﹖

打開包裹箱,裡面盡是妳最愛的Diptyque珍品,當然還有妳手寫的介紹。

 

 Cher Jean,

 

“前幾天到了聖日爾曼大道的Diptyque店,看中了幾件東西,覺得挺適合你這個不修邊幅的浪人。

 

“首先是Baies、Verveine和Lemon 香氛蠟燭。不用多說,Baies是Diptyque最受歡迎的味道之一,概念與l’ombre dans l’eau香水同出一轍,有黑加侖子和玫瑰,但比l’ombre dans l’eau的青綠調子稍稍內斂一些。

Verveine馬鞭草和Lemon感覺清新,最襯你這種甚麼都愛fresh的男生。我覺得兩款味道可以一同點燃,讓酸酸的檸檬味更有層次。

“好喇,剛才我說的是一個星期的開始。踏入星期三,你要開始擁有較有深度的家居氣氛。”

我想,妳這個丫頭搞甚麼鬼。 “Figuier是你最佳選擇。它的無花果味比Philosykos香水濕潤一點、暖和一點、幼滑一點,感覺恬淡安靜,準能讓你平靜下來,好好思想。”

我記得,妳那天說收到Joshua的無花果乾嘛。其實我也有點醋意的。“好,輪到我最喜歡的味道了:MimosaOpopanax。你從包裹中找出來了沒有﹖”

一早找到喇。

“Mimosa含羞草這種植物本身花味不強,反而聞起來有點粗糙苦澀,但到了Diptyque手上卻將粗糙的部分打磨走,轉化成柔滑芳香。而Opopanax 呢其實自古已有,是gum resin的一種,與沒藥是近親。我喜歡它的中東色彩,深沉,從容,非常的balsamic。”

“知道你比較懶 (儘管你堅持那叫做「瀟灑」),如果嫌點蠟燭麻煩的話,這裡也有兩件法寶。” 我看看箱子裡頭,有座沙漏一樣、約大半尺高的玻璃瓶。甚麼來的﹖

“那個沙漏形的東西是個diffuser呢。只要將瓶子翻一翻,裡面的Diptyque精選香水就會流經中間腰位部分,滲滿裡面的芯才流到下層,過程中釋放懾人的芳香﹗

啊﹗很特別的設計,線條簡約,富現代感,十分襯我這種「瀟灑哥」的家居風格。想不到Maëlle這樣懂得為我選擇。咦﹖怎麼包裹裡還有一件橢圓形的東西﹖

“最後,送給你roses 味道的scented oval。Diptyque的每塊scented oval 都在葡萄牙製造,內含24% 高濃度香精,同樣infuse在蠟裡,雕刻上品牌經典的香味字樣後,便鑲嵌在高貴的白瓷框內。你大可以將它掛在衣櫃裡,讓濃濃香味為你的越南式衣櫥換上法式玫瑰風姿。

“Jean,多點回家吧。”

這刻我想,Maëlle,我是一直都在跟妳捉迷藏嗎﹖其實妳就是遠在法國那朵玫瑰,在我心目中,像小王子的唯一那朵。

 

- by B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