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Kilian  愛‧誘‧罪

By Kilian 愛‧誘‧罪

從遇上你,到愛上你,到不能不愛你。

如果愛你是個錯誤,我願意他生一錯再錯,再錯。

 Prelude to Love  - invitation

春天,我在塞納河畔漫步,照片拍累了,買瓶果汁,在長櫈坐下。呷一口,閉上眼,香橙、柑橘、李子、梅,香味溢出;張開眼,你就在我面前經過。 我放下書,在樹下深深吸一口氣,橙的甜,檸檬的鮮,也有橙花的香,明媚如午前的陽光。回過神來,你站在我身旁,打了個招呼,說知道我在街角的書店打工。我有點腼腆。

 

Love   – don’t be shy

同一天,我步過糖果店的櫥窗,隔道玻璃,也擋不住雲呢嗱的濃濃甜香。短髮少女拿起棉花糖,咬一口,另一半放到男友的嘴裡。他還未咀嚼,卻先回敬她深深一吻。那時,我又豈知道你正站在我身邊﹖ 就是有預感今天會再看到你。果然。你走進書店,悄悄給我一包棉花糖,又走了。有多久沒有吃過棉花糖?放一顆在嘴裏,雲呢拿香綻放,這麼甜。今早遇見你時嗅到的橙花氣味,彷彿又飄來了。

 

Beyond Love -  prohibited

你站在和煦的陽光下,身穿白襯衣,啡色的眼睛在櫥窗玻璃的反映中凝視著我,也看著我在看你。我的心怦怦跳。你氣定神閒,宛如一株優雅的晚香玉;你眼神中的暗示卻異常複雜,也儼如晚香玉氣味之變幻莫測。 第二天傍晚,你帶着花,在店外站着。好香,我問,是甚麼花?那麼幽靜素白,卻又馥郁。晚香玉。你說。我倒抽一口氣,這花的名字與你的氣質很相襯,但我沒有說出口。

 

Love  and  Tears  – surrender

人家都說法國人很浪漫,我不確定,但你確實是。你帶我漫遊巴黎,乘火車去看茉莉。天未亮,我們闖進人家的茉莉園,摘了幾朵還帶著露水的嬌柔的茉莉,青澀和濃烈的白花香集於一身。日落了,你帶我到你的家。 你把臉湊前,我有點不知所措。雨停了,遠處傳來茉莉花的香氣,時而清麗翠綠,時而性感嫵媚。像我這刻的心情變幻不定,欣喜卻又恐懼。我對你其實一無所知,但還是一頭栽進去了。

 

A taste of Heaven -  absinthe verte

看來,那不是你的家,是你家族的一座莊園別墅。我誤以為你是個浪人,原來你是位公子。我站在落地玻璃前眺望普羅旺斯的薰衣草園,你從後攔腰摟住我,用你身體緊貼我的身體,吻我的頸項,還遞上一杯苦艾酒。第一口有藥物的麻醉感,喝下去,苦澀與刺激並重,也許在預告著你我的愛情。 我們在酒館一角消磨了整夜,不着邊際的甚麼都談。你說自己是個詩人,有時會到處流浪找靈感。王爾德說苦艾酒喝多了,會看到幻象,綠色的小精靈。喝了兩杯有點睏,靠在你肩上,你的襯衫有薰衣草的香氣,很潔淨,頸項的肌膚有點甜香。

 

Straight to Heaven -  white cristal

脫下外套的你,剩下鈕扣只扣上一半的白恤衫。我靠近你的胸膛,衣領的氣味像天堂的香柏木和神廟的廣藿香般神聖,世俗的只有我們呼吸中的酒香。剛才喝的不是苦艾麼﹖為什麼我嗅到的是冧酒﹖大概我醉了。 我不太跳舞,但冧酒一杯接一杯,Cuban Jazz那麼流麗熱情,就豁出去好了。抱得那麼緊,除了海水的鹹香,我只嗅到你肌膚的氣味-雪松和梨木香冷靜而沉默,然而你這人又那麼深邃感性,你究竟是誰,我到現在還是摸不透。

 Back to Black  – aphrodisiac

醉,是因為酒精,還是因為你﹖你的嘴唇沾了蜜糖嗎﹖愈吻愈甜;你用哪款aftershave呢﹖在木香以外還有野性難馴的香草味;你間中也抽煙的麼﹖髮端好像沾了一些香菸的餘溫……你這個既冷靜又瘋狂的男人,無時無刻都教我神魂顛倒。John Steinbeck筆下那個男人,half-insane and half-god,是你嗎﹖ 破曉前下了一陣雨,有點冷。你從地下拾起你的襯衫給我披上。我把鼻子埋在你的枕頭裏,那裡有你的氣息。你點了一根煙遞給我,說是親手捲的,要我試試。煙草香醇,混了蜜糖的甜味,也帶玫瑰餘韻,連抽的煙都那麼蝕骨。 

 

Liaisons Dangereuses  – typical me

快六個星期了,我對你的沉迷日深。我搬進你巴黎的寓所。飯桌上的洋李散放鮮甜,很快卻被一陣不知從何吹來的天竺葵味道和家具柔滑如絲的檀香木味調和,感覺異常清甜濃郁。白晝,我還是當我的旅客,夜幕低垂,便跟你躺到睡床上,聽你唸法文詩和希臘神話。你知道嗎﹖其實你比詩人和希臘神祇更有魅力。聽說聖日爾曼有間舊書店是你流連的地方,於是今天我不到處拍照了,我想去買一本書給你,最好寫滿「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你就可以唸給我聽。不錯。我找到一本叫Je t’embrasse的詩歌本。步出書店,櫥窗外的你正緊緊摟著她。書,掉落地上,線斷了,泛黃的紙頁散滿一地。 不過是六個星期,可以喜歡得這麼深嗎?差不多每天都膩在一起,店裏忙的時候你也幫忙,有時客人不多,你就在一角讀書,不時抬頭看我。你特別愛讀希臘神話,知道嗎?你比Adonis還要俊美。夜來了,你去打工,如黑貓般溜走,我便抱着厚厚的神話書,從中找你的身影。這天午後,我們到店外透透氣。吃着糖漬梨子,空氣瀰漫着天竺葵的香。我在你懷裡,翻開舊詩集,想給你唸一篇。此時有誰從書店推門出來,是個打扮優雅的異國女孩,她幽幽看了你一眼,轉身走了。你的笑容凝住,一臉錯愕,放開了我,追上前。你就那樣放開了我。書,掉落地上,線斷了,泛黃的紙頁散滿一地。

 

Cruel Intentions  – tempt me

那天晚上,我沒有回你的家。我知道自己只是你生命中的過客,是巴黎鐵塔下一個毫不起眼的遊客。我坐在橋上等日出。一位披著重重黑紗的女士經過,飄來深沉而矜貴的沉香味。我向那位中東女士探聽,她是賣精油的,還遞上百葉薔薇和海地岩蘭草的精油給我。配合沉香的醇厚和東方美,美得令我加倍心碎。 那些詩、那些吻、那些夜,都是假的。在老書店打工有這個好處,傷心的時候靠在厚重的木書櫃旁,那些瓊脂香、書的木香都有療傷作用。日子還是要過的。 我想,以後不會再見了。

 

Sweet Redemption - the end

日出,我到你家準備執拾行李。開門,陽台外的橙花香味撲面而來,我想起遇見你那天我手中的那瓶果汁。沒有睡的你向我走來,跪下,掏出小盒,打開,是一枚戒指。你說你想通透了,那是我,你只要我。晨光照射進來,橙葉的苦澀和橙花的甜美那麼調和,卻又矛盾。 那女生是遊客,不過是一時昏了頭,以後不會再見她。你那麼誠懇認真地說,我很想相信。還是很想念你那淡淡的煙草味,你的詩,和你。 陽光照射下來,橙葉的苦澀和橙花的甜美那麼矛盾,卻又調和。 

 

 By Kilian 的香水製成後每每要等待六個星期的maceration

才以最佳狀態入瓶,有如醇酒一樣。」

 

六個星期的醞釀和發酵,我們的愛情開始,綻放,完結,又再開始。

By Kilian 的香水製成後亦每每要等待六個星期的maceration,才以最佳狀態入瓶,有如醇酒一樣。《黑色傑作》l’oeuvre noire by Kilian By Kilian 的首個系列,於2007年正式面世,10種香味各自有兩個名稱,十分吊詭,就像一個是主題,一個是副題。Kilian 深諳symbols 的箇中趣味,也許他刻意叫大家基本上不能從名字裡看出該款香水是何種味道,有點 Derrida 的落差感。然而,這10 種謎樣的香調卻像愛情故事的10 個必經階段。於是我們找到另一個欣賞的切入點:嘗試將每種香味引發的幻想、遐想、感官刺激和情感,各自投射在兩段  —  其實也是同一段  —  既喜且悲的感情內,試圖用故事發展把10款香味接連起來。想像的情節多了請不要介意,因為不單 By Kilian 的香水有極大戲劇性,就連 Kilian 本人也是一位處處流露文學藝術氣質、不修邊幅的詩人。不然,他的畢業論文就不會以the semantics of odors為題,刻意尋找 “a language common to gods and mortals” ……如斯浪漫。

雖然出身顯赫世家,Kilian Hennessy 並不是只談風月、揮金如土的富家子弟。他畢業後曾為Christian DiorPaco RabanneAlexander McQueenGiorgio Armani等多個大品牌賣力12年之久,直到後來公司要求他們一年推出4款新香水,他才下定決心,開拓屬於自己的香水國度。

正如他的大部分香水,《黑色傑作》l’oeuvre noire by Kilian 系列同樣以unisex 的味道為主,將男女性的剛烈和溫婉集於一身。10款香水瓶的兩側,都刻有希臘式的圖騰浮雕;那是屬於戰神Achilles的盾,守護每段浪漫激烈、刻骨銘心的愛情。香水以lacquered黑色木盒盛載,盒內墊上黑色色丁,盒子更附有鎖和鎖匙,鎖住每段珍貴和誘人的情感。

 

說到包裝盒的心思,相信沒幾多香水品牌可以與by Kilian 媲美。他近年的 In the Garden of Good and Evil 系列以白色為主調,構思來自罪的開端:伊甸園。4 款香水的白色瓶身彷彿人類起始在伊甸園的素白無邪,兩側的浮雕卻以葡萄葉、蛇等符號暗示魔鬼伺機而行,引誘人類。最精彩的莫過於白色小盒子上的一條金蛇,造工精細,與 by Kilian 的香水創作一樣堪稱藝術品,誘惑難擋。

 從遇上by Kilian香水,到愛上它,到不能不愛它。

這絕不是個錯誤。

 

belle  x  jane